Latest Post

天皇伏羲地皇神农人皇轩辕中华文明的五大创始者与文化遗产探索 哲别
人物简介胥光义 

(1916—2009),汉族,原名许光翊,别名许鑫、胥明;生于1916年11月,四川省平昌县长垭乡白马村人。1929年12月加入中国主义青年团。1932年1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1933年11月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员。 土地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总保卫局和红30军排长,保卫营副连长,保卫队指导员,红军大学分队长,中干队军事连指导员兼教员,红军大学部地方工作科副科长,援西军随营学校主任教员;参加了川陕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和红四方面军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抗日游击队第三支队处副主任,挺进支队委员,东进抗日游击纵队部主任,八路军第129师部干部教育科科长,抗大第6分校部主任,抗大总校步兵科委员,冀南军区部宣传部部长,军分区部主任、副委员、司令员。参加了反“扫荡”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任冀南军区部副主任,阳泉县委,南京市第7区兼区长,第2野战军3兵团后勤部部长兼委员。参加了挺进大别山、淮海、渡江战役和进军西南。

中华

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西南军区支援司令部委员,军区后勤部副委员,军区办公厅主任兼人民武装部部长,总后勤部参谋长,地质部党组、地质部副部长,国防科工委副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常务副部长;为部队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胥光义是中国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届全国代表,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著有《毕生心血沃华夏·胥光义将军诗词选》等。

胥光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7月10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习、、、、、等分别以不同方式,对胥光义同志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对其亲属表示慰问。;

人物轶事

投身

胥光义

 

1933年17岁便投身,深受其父影响;胥将军的父亲胥克寻1930年加入党,1934年为了掩护红军壮烈牺牲;自从1933年胥光义投身离开家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父亲,至于父亲牺牲的消息,也是在抗战胜利之后才辗转听说。 白色恐怖中,胥克寻多次准确地将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传递到地下基层组织。胥光义将军回忆道:“三二、三三年,我的父亲是地下党员,和党都很重视,不知道我父亲是中国党地下党员,希望从他那里了解到党的消息以便绞杀党。”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入川,解放了四川多个地区,胥克寻在当地组织建立了武装力量;胥光义在此时受父亲嘱托,冲突封锁线给红军送情报,并参加了红军,从此走上了道路。

1934年,敌军节节失利后,集中5个旅的兵力转向红军东线中段进攻。红军决定主动撤离,组织上要胥克寻随部队撤走,可胥克寻坚决要求留守掩护。红军主力部队成功撤离,而胥克寻却不幸被俘,惨遭敌人毒手壮烈牺牲。尽管胥将军的父亲英年早逝,然而他的精神却在胥光义身上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在胥光义将军70多年的生涯中,他始终把无私奉献,为人民谋幸福放在首位,面对种种困难和考验,时刻能感受到父亲的鞭策和激励。

回忆长征

胥光义

 

将军对于长征的回忆,由长征中的红军大学拉开序幕。长中条件艰苦,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长中仍坚持办有红军大学。长征中的大学边行军边组织学习,培养了大批军事、干部。 长中,胥光义被调到红军大学上级科学习,后到军事连任指导员并任区队长,“长征走到哪里,红军大学就办到哪里。”胥老将军回忆道:“刘帅,刘伯承,是我们的校长,给我们上过课。红军大学选拔有文化、有工作经验的年轻人,集中学习、军事、历史知识,有专门的课本,毕业还发毕业证。”70年前的红军大学教学科目设置完整,有高级指挥、上级、 上级指挥、上级参谋这四科。

当时学校根据实际情况提出了这样的教育方针,“理论与实际结合、理论与实际并重、军事与并重和少而精。”因此,尽管一期红军大学的学时为半年到一年左右,然而教学内容却包括:党的建设、中国的基本问题、社会发展史、红军工作、步兵、野战条令、红军和外军作战经验等方方面面精要的知识。

红军大学于1937年改名为抗日军政大学,也就是现在的国防大学前身,因此自长征前创办的红军大学,到抗日军政大学,再到如今的国防大学,为我国源源不断地培养了大批军事人才。;

长征路上

在长征

 

中,胥光义所在的红四方面军最早踏入雪山地区,在雪线以上区域停留的时间也最长。1936年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分三路撤离了驻足100多天的天全、芦山、宝兴地区,向道孚、炉霍、甘孜进军。1935年10月,红四方面军翻越雪山,这一次对于红四方面军来说已经有些经验了。然而季节不同,冬末春初,冰雪封山,气候严寒,有不少战士由于体力不支晕倒之后再也没有爬起来。此时,军事连排长何正文昏倒在雪坑里,被指导员胥光义及时发现将他救起。 随后,1936年2月中旬,四方面军南下遇挫后西进,不得不翻越终年积雪的党岭雪山。党岭雪山海拔在5500米左右号称“万年雪山”,是长征中的红军翻越的海拔最高的雪山。在翻越党岭雪山途中,空气愈来愈稀薄,夜间的气温达到零下二三十摄氏度。在高度严寒和极度缺氧的环境中,雪山吞噬了许多战士年轻的生命,沿途常见条状的雪堆,下面便是冻僵的红军战士的尸体。

红四方面军夜宿党岭半山腰,第二天爬雪山时,指导员胥光义由于过度疲劳和缺氧昏倒陷进了雪窝里,险些牺牲,恰巧何正文发现了他。胥光义说,“在过党岭山时晕倒了。其实那天天气不错,山也不陡,但是地处高原,空气稀薄,再加上由于吃得不好,休息不好,所以容易晕倒。”何正文与胥光义雪山互相救援的动人事迹,被传为长征佳话。;

结缘藏区

红军

 

长征之所以能走向胜利,离不开群众的智慧与支持,红军长征史就是一部军民的血肉联系史。“红军十分重视建立与当地老百姓之间的良好关系。” 胥光义回忆说:“到一个地方,首先沿途做宣传,演戏演节目,慰问老百姓。借老百姓的东西要还,吃老百姓的要给钱,损坏东西要赔偿,制度十分严格。”由于第四方面军经过不少少数民族地区,为了发动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红四方面军专门制定了《关于少数民族工作须知》。须知详细要求干部战士了解当地少数民族情形状况,大力宣传党的民族纲领和政策,学会回、藏民族的语言文字,尊重回、藏民族的风俗习惯。至今胥光义将军还能记起一条用藏文书写的标语,意思是“红军是中国人民军队,红军是工农红军,红军是人民子弟兵,红军是老百姓的军队。”

长征后十多年,决定18军执行进藏任务。、刘伯承、都认为进藏的“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此时,胥光义光荣地肩负起进藏部队的后勤工作。由于胥光义的长征经验,他知道在雪域高原面临最大的挑战是饥饿、寒冷和缺氧。为此,在物资供应方面,胥光义为每位进藏人员准备了“七皮”,即:皮大衣、皮上衣、皮裤、皮帽、皮手套、皮腰带、皮鞋;还准备了防饥的代食品如:饭粉、饼干、蛋黄蜡、酱油粉以及羊肉、牛肉、酥油;另外还有雨衣、斗笠、防潮湿垫布、避光眼镜、风镜马用头罩、汽车暖罩、解冻剂。胥光义一方面组织实施支援进军工作,同时通过长征中积累的与少数民族打交道的经验,组织号召广大藏族同胞也积极参加到修路和组织牦牛运输工作当中,从而保证了进藏部队的供应补给,成功地完成了进藏后勤工作。

如果说长征中的在川藏地区的实践经验,对于胥光义自己完成18军进藏后勤任务大有裨益,那么用将军自己的话来讲,长征精神对于18军胜利进藏功不可没,“长征精神永存。在战士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结合长征的事迹和经历给战士们讲一讲,战士们很受启发,勇敢地克服了雪域高原的困难。”;

人物评价

胥光义同志13岁加入中国主义青年团,16岁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7岁加入中国党,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在近80年的生涯中,从文书、班长、排长、副连长、指导员、教员、副科长、处副主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质部党组、副部长,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总后勤部副部长。

 

胥光义同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我军后勤建设、国防科技事业和国家地质建设的发展,鞠躬尽瘁,贡献了毕生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