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六至八岁年龄段对简短小故事的结构性分析与心理影响 中国神话人物揭秘那些传说中的神仙妖怪

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埃及的九柱神。这些神祗是在太阳神的崇敬中央赫里奥波里斯遭到崇敬的主要神祗之一,是埃及神话中最重要的神祗。其中有一位是太阳神推(Ra),他是古埃及赫里奥波里斯的太阳神,从第五王朝开始,他一直被视为埃及最下神。直到阿肯阿顿的宗教变革才克制了他的崇敬。我们可以看到他和底比斯神阿都被分离开来,但是在埃及神系中,他依然是最主要的神之一。另外,大家可以看一下下面的图片,很精美哦!

我刚看到了一张很奇妙的图片,还有有关推(Ra)这名神话人物的介绍。据说推是自我创死的神,他从元初之火(Mehturt)或者荷花中诞生,非常神奇。他用自己的排泄物制作了戚(Shu)和泰妇努特(Tefnut),用阳茎的血液制造了胡(Hu)和希亚(Sia),还用泪火创造了人类。太阳就是推的整个身体,或者说仅仅是他的眼睛。在赫里奥波里斯被崇敬时,他还作为晨日神阿顿(Aton)和暮日神阿图姆(Atum)被崇拜。他在早晨被称为阿顿,在傍晚时被称为阿图姆。后来,他还与荷鲁斯相融合。虽然推和阿图姆是同一个神,但阿图姆仅用于一些特殊场所,通常作为降日的意味。推在做为戚和泰妇努特的制造者时的代替体。在一些神话中,阿图姆被指称为由布塔神创造的阿图姆。我是一个九柱神(Ennead)中的神,经常被呈现为骑在乌公牛莫努我(Mnewer)身上的形象。我的形象包括蛇、蜥蜴、甲虫、狮子、公牛和姬蜂等动物的特征。 每天早晨,我都跟随赛特(Seth)和迈罕(Mehen)的保护下(为了避免阿匹卜(Apep)等怪兽的攻击)搭船穿越阴间区域。在这段旅程中,我会呈现出奥妇·推(Auf Ra)或埃弗·推(Efu Ra)的形象。 有一次,我和哈托尔(Hathor)发生了争吵,她一气之下离开了埃及。我很快开始思念哈托尔,但她把我变成了一只猫,并打击所有靠近她的神和人。最终,哈托尔在图特神的帮助下回到了埃及。 我的存在身份,得到了希腊人和罗马人的认可,类似于宙斯和墨比斯。甚至希腊人给底比斯(Diospolis)命名为宙斯之城。我偶然拥有了凤凰的形象,这很特别。我的名字“推”意味着一轮金色的圆盘或者是中心有一个面的圆圈。 戚(Shu)是埃及神话中的风神,也是九柱神之一。我用我的精液或者粘液创造了他,他与我的妹妹泰芙努特结婚,并娶了天空女神努特。他站在他的女人–大地之神盖布的身上,一只脚举起努特–天空之神,将她们分开。 在艺术作品中,戚经常被描绘为头戴鸵鸟羽毛的男性形象。 泰芙努特(Tefnut)是埃及神话中的雨火之神和生育之神,同时也是九柱神之一。我用我的精液或者粘液创造了她,她嫁给了我的兄弟戚,并成为了天空女神努特的母亲。有一次,我和戚因为争吵而分开了。我气愤之下离开了埃及,变成了一只猫,打击所有靠近我的男人和男神。最后,图特神帮我恢复了原来的人形,我们一起回到了埃及。(这个故事和推以及哈托的类似) 盖布是古埃及的年天之神和生育之神,同时也是戚和我的女儿,九柱神之一。在古埃及神话中,年天的抽象往往是女神。我的丈夫盖布的样子是鹅头人身,身体呈绿色或者黑色。他关押着恶人的灵魂,使他们无法进入天堂。 盖布和我结婚,我们一起赡养了欧西里斯、艾西斯、赛特和奈芙蒂斯。我是埃及的天神,盖布是我的丈夫。我是埃及神话中的天空女神努特,是戚和泰芙努特的女儿,同时也是九柱神之一。与其他神话中常以男性抽象呈现的天神不同,我是一名女神。每天早晨太阳神推会从我心脏降落,次日凌晨又从我阴门中新生。我同时掌管着运转和星辰,也是死亡女神。许多法老死后会被安葬在我的石棺上,相信能让他们从我身体的孔道中重生。 我和我的丈夫盖布结婚,共生育了欧西里斯、艾西斯、赛特和奈芙蒂斯。欧西里斯是埃及神话中的冥王和农业之神,也是九柱神之一。他经常被描绘成拿着法杖和皇冠的男性形象,寓意着统治和力量。我是古埃及的死育之神艾西斯,也是九柱神之一。我和我的丈夫欧西里斯是一对夫妻,共同育有荷鲁斯和贝卜等子女。我经常被描绘成带着羽毛装饰的女性形象,象征着保护和照顾。 作为一名死育之神,我能够帮助死者穿越冥界,保护他们免受邪恶力量的侵扰。同时,我也是一名重复新生的神。在埃及的象形笔墨中,我的名字中也包含着皇权的象征-王座。 我的丈夫欧西里斯是埃及神话中的冥王和农业之神,同时也是九柱神之一。他与我一同掌管着生与死,善与恶的平衡。他还被称为赫里沙妇。 欧西里斯和我都是年夜天之神盖布和天神努特的子女。在埃及,欧西里斯被视为主持阳间的神,同时也是死育之神和农业之神。我们曾一同育有荷鲁斯,并共同扮演了埃及神话中的重要角色。我是死育之神艾西斯,与我的丈夫欧西里斯共同育有荷鲁斯等子女。不幸的是,欧西里斯被我们的兄弟赛特所杀并肢解。为了让我的丈夫重生,我将他的尸身拼接起来并施以魔法,成功让他重获新生。这个故事也被许多人称为欧西里斯的“复活”。 除了作为去世者的保护神外,我与我的姐妹奈芙蒂斯常常在棺材两端以人形现身,展开党羽保护和祝福去世者。我还和敏有过一段恋情,成为他的母亲。 我的兄弟赛特是一名力气之神、战神、风暴之神、戈壁之神和中陆之神。他回护着戈壁中的商队,但也不时会引起沙暴来袭。他与我和我的姐妹奈芙蒂斯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同时也是九柱神之一。他有着与亚什神松稀分离的抽象。 据希腊历史学家赫罗多特斯所说,赛特还曾阴谋暗杀他的兄弟欧西里斯。这也成为了埃及神话中一段不可磨灭的历史。依据历史记载,我是一名被巴巴里人崇敬的神祗,也被认为是他们的海神波塞冬。我的名字叫做赛特,我被称为“力气之主”。在某篇金字塔文本中,我代表着国王的力气。 夜幕降临,太阳神开始在阳间游历的时候,我会亲自保护他。我还曾经与乌暗之蛇阿匹卜进行过战斗,并将他打败杀死了。这让我成为了人们心中正义和英勇的象征。 然而,由于一段赛特杀死欧西里斯的神话故事,我也被视为一名正恶之神。当我的兄弟欧西里斯成为法老的重要神祗时,我被认为与他的地位相同。然而,由于我杀死了自己的兄弟,我被视为一名扭曲和恶毒的神灵。 在一些情况下,我会被与荷鲁斯相对比。荷鲁斯是一名天神,因此我也被认为是地皮之神。世上的金属矿石被称为“赛特之骨”。公元前3000年左右,我和代表荷鲁斯的神灵一起成为法老的保卫神。然而,当我杀死自己的兄弟,这段故事会成为人们谈论我的话题。我是埃及神话中的赛特,曾经因为杀死了我的兄弟欧西里斯而成为人们讨论的话题。然而,在我的神话故事中,我还有其他的身份和故事。 我的抽象一般是一名豺头人身的神祗,但有时也会被描绘成羚羊、驴、鳄鱼或者河马的头部。除了一些植物,我很少被刻画成其他的生物。 我的妻子叫做奈芙蒂斯,她是一名去世者的保卫神,同时也是九柱神之一。在一些传说中,她还曾是巴特或奈斯的变形。在埃及艺术品中,她有时被描绘成戴着类似裹尸布的头饰。她也被刻画成头顶着篮子或斗室屋的女性,或者是一只带单翅的鸟类,如鹞子、猎鹰或隼。她的丈夫是赛特,他们还与阿努比斯一起行动。 除此之外,我还曾与我的姐妹艾西斯一起行动。虽然我因为杀死兄弟而成为话题,但在埃及神话中,我的各种身份和故事都是值得探究的。我是古埃及神话中的去世神阿努比斯,偶尔也被视为冥界之神。我是赛特和奈芙蒂斯的儿子。在象形文字中,我的名字听起来更像“安普”。 我的头一般是一只胡狼(或其他犬科动物),因为胡狼象征着我在神话中的角色。胡狼是食腐动物,能够清除尸体,让死者得到净化。因此,我也被视为死者的守护者。在艺术品中,我通常被描绘为戴着胡狼头的男性,耳朵朝向外侧,手持一根鞭子。 我的最终身份是冥界之王,但随着对欧西里斯的崇拜,我成为了看门人。作为看门人,我的主要责任是在天堂上使用羽毛(代表玛特)与死者的灵魂相比较。如果灵魂的重量与羽毛相等,那么我会带他前往欧西里斯那里,否则,我会将他喂给阿米特(Ammit)。我知道在古埃及文化中,人们对于我(阿努比斯)的崇敬非常早,甚至可能比对欧西里斯的崇敬更古老。在尤那文雅本(Unas text)中,我与荷鲁斯之眼被联系在一起。在《去世亡之书》中,我为欧西里斯涂油并用艾西斯和奈芙蒂斯编织的亚夏布将他包裹起来,我还用我的脚来保护他。 另外,我知道在埃及的天来世界里,有一名女性恶魔叫Ammit(阿米特)。她没有母鳄鱼的头,但有狮身、河马腿。她的任务是吞食心灵不纯净的灵魂。如果灵魂没有通过评议,被认为是不纯净的,那么Ammit会吞食灵魂,并让他们被送往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