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只有月光才能照亮最深的夜色只有寂静能掩盖最激烈的心声 张贺

她是从颜家巷走出去的

十九世末,美丽的江南水乡苏州走出了一位中国第一代女大学生——五四运动的新女性,“四公子”之一陈定秀。

 

陈定秀,小名,秀之。清光绪二十六年(庚子农历五月初二)(1900.5.29)。生于昆山陈墓镇(今锦溪)下塘街陈敦和里。当时的陈家在镇上称得上是首富,书香门第,历代人文辈出,其曾祖父陈竺生(松瀛)为清道光五年(1825)乙酉科举人。其父陈百川(文海)也是饱读经书,满腹经纶,膝下多人出洋留学。

因此,《养素堂》的孩子不论男女都要受到教育,都得读书。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维新、洋务运动给世纪初的中国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荡,也给悠闲宁静的江南小镇带来了思想观念上的巨大冲击,乡镇间的一些有识之士,已渐渐感到宁静的田园阡陌并非是他们永远的乐土,于是纷纷离开乡土,进入城市,继而告别传统的私塾教育,为子女们寻找新式教育。在此潮流下,陈家在苏州颜家巷买了一处宽大的宅院。陈家的子女们也陆续来到苏州,被送到当时苏州城里有名的草桥中学,景海女中,振华女中,接受新式教育。清朝末年,废科举,学习外国的学制而兴办学校,北京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只许男子入学。后来又在都城及大城市各办一个女校,北京只有女子师范一所,该校附属国文专修科,是大学性质的,当时全国也只有这一个专修科。

投身五四运动

陈定秀从小聪敏好学,江苏省立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后,从报纸上的广告得悉,北京国立女子师范学校附属国文专修科招生。于是就报名去参加考试,后被江苏省教育厅保送入学。1917年秋,18岁的陈定秀在弟弟陈定达(陈三才1916年保送入清华学校)的陪同下亠起北上,赴北京西单石驸马大街红楼当了李大钊、胡适、陈中凡和鲁迅先生的学生。

 

1919年,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改为北京国立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国文专修科改为国文部。1922年,北京国立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改名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许寿裳。鲁迅先生也开始到女师大任教。

当时的校长是方还(昆山人)。这个人思想比较陈腐、守旧,那时他已五十四岁。因学生参加五四运动,方校长把责任推到级任老师陈中凡身上,激起同学们的公愤,1919年6月29日召开驱方还会议,商讨驱方策略,起草驱方宣言和上教育部次长书,数方干涉本校同学“五四”等十大罪状,还将驱方宣言付印散发。方还知道后不敢到校。7月7日,教育部正式免方还职,委毛邦伟先生担任校长。毛还未到校就职,学生代表就到他家提出下学年希望聘请的教师,主要是李大钊老师和陈中凡老师。

由于这个转折点,使陈定秀等有机会参加五四运动的行列,从此开始接受新思想、新文学的洗礼。1919年五四运动的第二天,上午上课,级任陈中凡老师在讲台上严肃地对同学们说:“五月一日和二日两天,开巴黎和会,日本人在会上横蛮无理的要求承继德国在山东的权利,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拒绝出席和会”。这就激起了北京各大学学生的公愤。5月19日,北京全体学生大……

“四公子”与话剧先驱

五四运动后,她们班级出版了一本《文艺会刊》同学们都写了文章和诗歌在该刊上发表,当时影响最深的是苏梅(字雪林,居,大学教授)《戏赠本级诸同学》长歌一首,其中一则涉及“四公子”:“子昂翩翩号才子,目光点漆容颜美,圆如明珠走玉盘,清似芙蓉出秋水(陈定秀)。亚洲侠少气更雄,巨刃直欲摩苍穹。夜雨春雷茁新笋,霜天秋淮搏长风(黄英君自号亚洲少侠)。横渠(张雪聪)肃静伊川少(程俊英),晦庵(朱学静)从容阳明峭(王世瑛),闽水湘烟聚一堂,怪底文章尽清妙。”以诗句来形容“四公子”中定秀之美、庐隐之雄、世瑛之俏、俊英之少。陈定秀和俊英、庐隐、世瑛友善,四人志趣相投,学术相讨,生活相共,衣服相同,时人称为“四公子”。为表达她们的友谊,四人各做了一套式样、颜色、布料相同的衣裳:上面浅灰色的罩衫,下面黑色绸裙,裙子中间横一道二寸宽的彩色缎花边。

 

陈定秀在校时在《文艺会刊》上发表了《托尔斯泰之文学》、《吾国教育宗旨之商榷》、《周秦诸子学派述》等论文和《蔡孑民先生讲演“国之将来”》、《杜威博士演讲“教育哲学”》等笔记。以及撰写了一些诗篇例如:

秋思

秋日照高林,萱草树兰房;临别叮宁语,铭心敢相忘?

哑哑屋上鸟,反哺情何私!岂无禽鸟心,报答会有期。

南朔虽迢遥,尺素慰所思。儿体如旧日,母心毋念之;

儿食有常餐,母毋念儿饥;儿服有敝裳,母毋念儿衣;

倚闾勿盼望,啮指儿当归。仰观雁南翔,游子心与驰。

1919年3月李大钊在《伦理学》课上倡仪同学演反对封建婚姻的话剧,冯沅君首先提出与程俊英等讨论决定,以汉乐府诗《孔雀东南飞》为底本,经国文班同学集体创作,改编为五幕话剧,发表于陈大悲主编的《戏剧》杂志上,李大钊亲自担任导演,陈大悲为之助手,珠联璧合,相得益彰。由李大钊安排主要演员由女学生担任,程俊英扮演刘兰芝,冯沅君扮演婆婆,孙贵丹扮演焦仲卿,陶玄扮刘兄,陈定秀扮小姑,阵容得体,各尽所能。台词各角色负责写作。当时李大钊语重心长地对这几位女学生演员说:“这出戏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1920年年底,《孔雀东南飞》五幕话剧在学校后院东铁匠胡同的大礼堂预演。全校师生、家长观看、批评。1921年冬,借教育部礼堂,公演《孔雀东南飞》五幕话剧四天, 李大钊夫妇、李星华、李葆华都观看了演出。据说鲁迅先生也赶来观看,并予以赞杨。当时的社会,看不起俗文学,看不起艺人,大家对此很反感。戏剧是俗文学,她们决定当戏子演戏,来抵抗社会的恶习。《孔雀东南飞》的剧词缠绵悱恻,许多观众看了都流泪不止。主角演员程俊英在台上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仿佛觉得自己就是刘兰芝,就是无数被封建礼教害死的妇女冤魂。《孔雀东南飞》虽然是一出历史剧,但在当时演出,有着深刻的现实意义。它的演出成功开了我国最早由女演员演出话剧的先河。

李大钊在导演时说:“不光女的哭,男的也要哭,这出戏才算成功”。这是中国女学生第一次上台演戏。这出戏体现了“五四”时代知识界妇女要求摆脱封建礼教的束缚,争取婚姻自由的强烈愿望。对千余年轻视戏曲及俗文学的旧传统、旧意识作顽强的反抗。

当时李大钊老师担任《社会学》和《女权运动史》两门课程,这使学生们开始初步接触到马列主义的理论,了解十月的情况,世界劳动妇女争取自由平等的动态。在一次上课时,大声疾呼的说:“马列主义给妇女指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只有社会性质改变,只有在主义社会,妇女才能获得真正的解放”。

一代才女不幸的人生归途

1922年夏天,举行毕业典礼那天,许多老师都应邀到校,谈些勉励的话。李大钊老师说:“你们都是‘五四’新时代的优秀女学生,受过运动的锻炼和新的教育。今后,在各人的工作中,千万不要忘记国家的前途和妇女的命运,继续前进。……”

 

毕业前,经程俊英介绍,陈定秀与程树仁(程俊英的叔叔)自由通信恋爱。1923年5月27日与程树仁在苏州订婚。陈定秀回到苏州后在母校省立苏州第二女子师范学校任国文老师。1924年夏,在苏州完婚,后定居上海。她把家族产业交给丈夫打理。但她的婚姻只抄袭了新式婚姻的外壳,丈夫很快有了外室,陈定秀并没有提出离婚,独自抚养四个孩子。解放前夕,先生程树仁只身去了。从此,终生离别。程树仁,(1895-1974)福建闽侯(福州)人。1919年(己未级)清华毕业。同年赴美留学,是中国最早出洋攻读电影专业的留学生。先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电影科,以后又入纽约影戏专科学校深造。1924年,与周自齐创办孔雀电影公司,首创外国影片打印中文字幕的先例,程树仁担任译制工作,第一部译制的影片是《莲花女》,这是外国影片配上中文字幕之始,具有开创意义。

毕业后,陈定秀曾协助程树仁开拓电影事业,改编、拍摄《红楼梦》、易稿七十余次。创办《孔雀特刊》,及“东海”、“西海”两所大戏院。1924年起,编辑《中华影业年鉴》。该书1927年1月30日由《百代公司》在上海出版发行。据考证,该书是中国第一部电影年鉴。

1930年起任教于苏州女中。7月江苏省教育厅委任陈定秀为省立苏州女子师范附属实验小学校长。抗战时期,苏州沦陷,她四处奔走演讲,不遗余力宣传抗日救国。她弟弟陈三才(定达)因在沪参与谋刺大汉奸汪精卫未遂事泄,被日伪“76号”特工逮捕,于1940年10月2日被害于南京雨花台。陈定秀与姐姐陈定志等亲属义愤填膺赴宁为从容就义的弟弟收殓,回上海安葬。

四十年代起,陈定秀一直执教于上海工务局女中(上海市第一女中)。生活在忧郁中的陈定秀1952年因癌症病逝,英年53岁。她学生时代,为追求真理投身五四运动,年轻时代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桃李满天下。更为可敬的是她独身在艰难清寒的岁月里,把四个孩子都培养成材,大女儿程佳因毕业于燕京大学新闻系,获得美国华盛顿大学硕士学位。二女儿程佳方和小儿子程佳明都在大学毕业后加入队伍(两位都是离休干部)。小女儿陈华穗(教授级高工)从小立嗣给二舅陈毓秀(定英)。陈定秀也不愧是天下母亲的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