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的帝王辉煌朝代轮回与君主印记 五帝统治下的古代辉煌

人生历程

1921年,孙维世开启了她的生命之旅,诞生在一个家庭的怀抱。

 

1934年,年仅12岁的她踏上了北平贝满女中的求学之路。

1937年,她随着兄长孙泱前往武汉,加入八路军办事处,开始了一段非凡的旅程。

1938年,她决然加入中国党,迎难而上。抗日战争爆发后,她积极参与上海戏剧界救亡演剧队,后奔赴延安,在抗日军政大学和马列主义学院汲取智慧。

1949年4月,孙维世在北京西郊的万安公墓购置了一块墓地,为安葬她的生母任锐,更亲自请周恩来为母亲撰写墓碑。与此同时,她还购得生父孙炳文的墓地,打算将其遗骸从上海迁至北京,与母亲任锐合葬。

1949年12月,她随同外访团队前往苏联,担任翻译组长,为国际交流添砖加瓦。

1958年,因病情缠身,孙维世入院治疗。邓颖超亲自前往医院探望,心系着她的健康,甚至在回家后写信关切地表达了担忧。

1966年5月3日,这一天,周恩来总理的第三十个生日。次视察大庆,周恩来与正在深受困扰的孙维世进行了会面。

1967年9月,陈伯达和他同行在北京大专院校的一次会见中,异口同声声称: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孙泱,也即孙维世的兄长,是罪犯,是与日本特务、苏修特务以及敌对特务有牵连的。然后,孙泱数天后悲惨地丧命于中国人民大学的地下地室。

1967年12月,以所谓的“特嫌”罪名,孙维世的丈夫金山被投入监狱。借着搜查金山“罪证”的借口,孙维世的住所遭到彻底搜查,大批信件和照片被抄走。

1968年3月1日深夜,孙维世的住宅门被猛烈敲响,并且加上了“苏修特务”的罪名。一队人闯入屋内,无言以对,将孙维世强行带离。她被带上车,在外面漫无目的地绕行很久,最终停在一间昏暗的房子里,孙维世遭受了严重的殴打。整夜不停地审问。孙维世被逮捕的并非公安机关,而是一群现役空军军人,他们是根据叶群的命令行事的,而叶群又是受到指示的。为了阻止周恩来的任何援救行动,他们没有将孙维世送进秦城监狱,也未将她转送至军队。

她并未被关押于常规“看管”地点,而是遭囚于北京市公安局的一处隐秘看守所,孙维世的身份被篡改为“孙伪士”,定为“绝密关押对象”。

1968年10月14日,孙维世经历了一场残酷的袭击,这一令人发指的暴行将她生生殴打致死。孙维世离世时,她满身伤痕,冰冷的脚镣紧紧锁住她的四肢,传闻头颅中还插入了一根长长的钉子。她年仅47岁,一位杰出的文学家、红色专家,犹如一颗流星般坠入历史的尘埃。

“文革”结束后,获释的金山和孙新等人,共同努力为孙维世的冤案寻求公正。在党中央和众多关心正义的人的呼声下,孙维世的冤情最终得以昭雪。

1977年6月9日,文化部艺术局在八宝山公墓为孙维世举行了遗像安放仪式,正式为这位为人民的艺术事业付出的伟大女性平反昭雪。

她曾担任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导演兼副院长,中央戏剧学院导演干部训练班的主任,中央实验话剧院的总导演和副院长,还曾担任中国剧协的第一届常务理事和第二届理事,作为第二至第四届全国政协的委员,她留下了深刻的艺术遗产。

演艺生涯

1935年,孙维世以化名丽琳,踏入上海东方话剧社,展开了她的表演之旅。那个年代,她得到曾为她授课的。

 

1936年,年方十一的她随母亲抵达上海,积极参与上海业余剧人协会和东方剧社的前卫戏剧活动。

1939年,孙维世陪同周恩来前往莫斯科治疗。在那段时间里,她对歌剧产生了浓厚兴趣。得到周恩来的鼓励,她成功考入莫斯科戏剧学院,专攻表演和导演。后来,她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莫斯科东方大学和莫斯科戏剧学院。在莫斯科,孙维世不仅面临着妻子张梅要与丈夫离婚的压力,还遇到了一个将军的求婚。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提议,尚且年少的孙维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然而,她经过深思熟虑和内心坚定后,最终拒绝了这位将军的求婚,因为他虽然备受尊敬,但并非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1946年,她回国,与冯风鸣、张醒芳、郭兰英被誉为“延安四大美女”。她加入华北联合大学文工团,跟随军队在陕西、山西、河北等地开展了戏剧演出。

1950年,她担任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导演,参与了《保《维尔·柯察金》中,她与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演员和导演金山相爱,并最终结为连理。

1954-1956年期间,她兼任中央戏剧学院导演干部训练班的主任,翻译了大量的苏联戏剧理论教材,还翻译了哥尔多尼的经典戏剧作品,包括《女店主》和《一仆二主》。

在1956年夏季,她与欧阳予倩合作,创立了中央实验话剧院,担任副院长兼总导演。

私人生活

孙维世是周恩来的干女儿,她的父亲孙炳文是周恩来的早年战友,1927年在大中战役中英勇牺牲。当那个悲痛的时刻来临时,孙维世只有五岁。抗日战争爆发之际,孙维世前往武汉的八路军办事处,寻求前往延安的机会。当时,她一个人站在门口哭泣,因为当时谁也不认识她。不久,周总理回来了,他不仅承认了孙维世为自己的干女儿,而且一直护送她前往延安,因此她被誉为”红色公主”。

 

她的父亲孙炳文,是一位无产阶级的英勇战士。孙炳文曾与朱德结拜为兄弟。1916年春,他在川南遇见了蔡锷,经历了一系列的战斗和斗争。

,两人洽谈亲切,相谈甚欢,被邀留任,为随军担任参谋职务。孙炳文与朱德的友情由此结缘,成为深厚的金兰之交。1922年,孙炳文和朱德一同离开了他们的故乡四川,前往马克思的故乡德国,追求真理。同年11月,经过周恩来的介绍,他们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孙炳文回国后,在黄埔军校担任教官,并积极参与了北伐事业的筹备工作。1926年,他被任命为国民军总部的秘书长。然而,1927年,由于他揭露了蒋介石的反共阴谋,孙炳文与他的长子宁世(当时只有14岁)以及秘书张斗南于4月16日一同被捕。尽管面临巨大的压力,他们坚贞不屈,最终于4月20日在上海龙华英勇牺牲。

孙维世的母亲是任锐,被人们尊称为“妈妈同志”。

她的丈夫是金山,他们育有一个女儿,名为孙小兰。

她的哥哥名叫孙泱,曾用名宁世,出生于四川南溪。他曾在光华大学和日本东京明治大学学习。1938年,孙泱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担任朱德总司令的秘书,还在八路军野战部担任宣传部宣传科科长、嫩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以及东北军区部宣传部部长兼文化部部长等职务。建国后,他历任国家计委军局局长和西

南师范学院担任副院长,后来成为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一员,同时也担任中国人民大学的党委副校长。他在国民经济计划学领域有深刻的研究,著有多部重要著作,包括《我国过渡时期社会主义经济规律》、《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故事》、《主义道德品质讲话》等。他还参与了《朱德传》的撰写,然而,正是这本传记让他陷入极大的困境,最终不幸遭受致命打击。

他的妹妹是孙新世,后来也与金山结为连理。

他的六姨是任均。

主要作品

孙维世以其出色的创作才能,创作了插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她还在龚秋霞主演的电影《压岁钱》中有出色表现。

 

作为导演,她执导的话剧作品包括《保尔·柯察金》、《万尼亚舅舅》、《西望长安》等。

在1936年,她担任天一影片公司的演员,出演了电影《王先生奇侠传》中的重要角色。

1937年,她受联华影业公司之托,在电影《镀金的城》中饰演主要角色。

1946年秋季,她回到了延安,积极参与了华北的社会事业和文化活动。

1950年,她接任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导演一职,先后执导了多部杰出的话剧作品,包括《保尔·柯察金》、《钦差大臣》和《万尼亚舅舅》,无一不取得辉煌成功。

1954年,她担任编导童话片《小白兔》。

1956年,中国青年艺术剧院上演了一出由岳野编剧、孙维世导演的新话剧《同甘共苦》,由舒强、于蓝和刘燕瑾等主演。

她还著有话剧剧本《初升的太阳》,这是第一部反映大庆精神的戏剧作品。自1965年冬季至1966年11月,该剧在大庆、北京、山东等地演出了210多场,吸引了超过25万观众。

孙维世的导演作品包括《一场虚惊》、《保尔·柯察金》、《钦差大臣》、《小白兔》、《万尼亚舅舅》、《西望长安》、《一仆二主》、《同甘共苦》、《大雷雨》、《黑奴恨》、《叶尔绍夫兄弟》、《汾水长流》以及《初升的太阳》等等。这些杰作皆为中国新话剧史上的瑰宝。

卓越成就

孙维世,是我党早期培养的杰出戏剧专家,被誉为红色专家,同时也是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导演。她与焦菊隐、黄佐临并列为新中国三大杰出戏剧导演。

 

孙维世引入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到中国,她执导的《保尔·柯察金》(1950)是新中国首部采用“斯坦尼”体系进行规范排演的话剧。

她的导演作品《钦差大臣》(1952)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上演的外国古典戏剧。

孙维世在1954年担任了中央戏剧学院导演训练班的班主任,为新中国培养了第一批杰出的导演人才。

她也是新中国儿童剧的奠基人,她执导的儿童剧《小白兔》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轰动,后来还被拍成了一部电影。

在她的不懈努力下,中国戏剧领域首次完整地引入了导演和表演艺术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

她创建了中央实验话剧院,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与中国戏曲表演手法相融合,为中国戏剧的民族化发展探索出一条新的道路。

她执导的《初升的太阳》(1965)标志着新中国话剧史上首次实现专家与群众的艺术创作合作,也是第一部反映大庆精神的戏剧杰作。

社会评价

作为新中国杰出的导演之一,她深入系统地传扬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戏剧理论,巧妙地融合中国的戏剧实践,为舞台艺术带来了丰富的多彩。她的成就被广泛认可。

 

孙维世是一位充满才华的人民艺术家,她是一位烈士的后代,也曾被周恩来亲切地称为”爸爸”。然而,她却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英年早逝,年仅48岁。这个时期正是她在文艺事业上取得杰出成就的黄金岁月。

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李畅认为,孙维世推广的保留剧目制度在演员培养方面功不可没。“现在,我们有许多杰出的演员活跃在舞台上,这与这一制度的推广密不可分。这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著名文艺评论家杜高提醒人们,孙维世不仅为青年艺术剧院和实验话剧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中国戏剧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中国儿童戏剧领域的开拓者,她执导的儿童剧《小白兔》掀起了全国轰动,后来还被搬上了银幕。

游本昌深情地表示,孙维世是一位透明、可亲可敬的艺术家。然而,她的生命因为某些未知的原因未能继续攀升至艺术巅峰。游本昌说:“她是艺术家中的人民烈士,艺术家中的人民英雄,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够与她相比。”

国话院院长周志强评价道:“孙维世同志是共和国戏剧事业的杰出奠基者,她是那盏永不熄灭的明灯,永远引领着中国戏剧人前赴后继,不断前行的艺海明灯。”

后人纪念

以新中国话剧事业的奠基人之一、周恩来养女孙维世的91周年诞辰为背景,《唯有赤子心——孙维世诞辰91周年纪念》由新华出版社隆重出版。

 

该书通过孙维世的亲友和众多当年与孙维世合作的艺术家的回忆,以及相关理论文章,向读者呈现了孙维世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以及她的独特艺术世界。

这本纪念文集由国家话剧院精心编撰,通过采访游本昌、雷恪声、石维

坚定的使命,通过采访近20位亲友和合作伙伴,如游本昌、杨宗镜、蓝天野等,努力还原这位20世纪30年代充满传奇的人物的真实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