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只有月光才能照亮最深的夜色只有寂静能掩盖最激烈的心声 张贺

近日,复旦大学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2019级访问学者、加拿大约克大学语言文学与语言学系副教授马佳受邀来到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台湾东华大学举办主题为“探索微球,穿越古今——探讨古今历史人物传记采访写作”的研讨会。台湾东华大学中文系张树惠教授担任作为主持人。

古代历史人物_古代历史人物的历史资料_古代人物的历史/

左起为主持人张树惠教授、马佳教授、中国文学系主任徐友芳教授

讲座一开始,马教授首先提出了五个关于传记的简短问题作为“热身”,邀请听众思考和互动,包括“什么是传记?”、“传记的主体都是个人吗? ”、“你最喜欢读什么? 传记?”、“你为什么不喜欢传记?”、“你能写传记还是自传吗?”,并拿了《红楼梦》的外文译本和斯彭斯的传记作品,Jonathan D.分别举例,给出你自己的答案。

古代历史人物_古代历史人物的历史资料_古代人物的历史/

接下来,讲座进入正题。 马教授区分了中西传记的起源。 他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奠定了中国历史人物传记的基础,而西方传记的起源则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神话《荷马史诗》和基督教文学新约。 随后,马教授以《战国》中的《荆轲刺秦王》/《史记》中的《刺客列传》和西方《荷马史诗》中的《奥德赛》为例,比较了中国早期的特点。和西方传记。 他认为,作为早期的英雄传奇,两人都已成为中西传记的经典; 但不同的是,前者仅限于人类本身,创造了“超人”的想象,而后者则有神的介入,提升了人类精神的神圣性。 与此同时,人们终于认识到自己无法超越神。

随后,马教授带领观众比较了三种不同传记的特点——“原创”传记、“添加”文学传记、“暧昧”自传。 他认为,“真实”的传记不一定比“附加”的文学传记更真实,“附加”的文学传记不一定比“真实”的传记更好,“暧昧”的自传可能比“附加”的文学传记更真实。 “暧昧”的自传。 前两个一定是生动的。

紧接着,马教授提出了一个问题:《传》只有光鲜亮丽的一面吗? 或者“坏人”、“恶棍”也能成为主角吗? 他认为前者是消极的,后者是积极的。 这个问题也可以说是源于《新传》的写作和研究。 关键是:1、谁来定义“坏人”和“恶人”? 2、小人与好君子的角色反转; 3、“君子鬼”和“匪鬼”(周作人语)本来就是每个人都具有的二元性或多面性的不同时态的呈现。 马教授还进一步解释了所提到的“新传”,即20世纪初描述和分析人物生命历程心理写照的传记。

讲座最后,马教授以自己的两本传记作品为例,分享了他在传记写作、翻译、传播和研究方面的经验,并阐释了讲座的主题:所谓“求是求详”,通过传记连接历史记录。 通过点点滴滴,我们可以发现人物生活中的蛛丝马迹; 而《穿越古今》则用人类的情感构建文学的时空,让我们进入远古,深入探究今日。

古代历史人物的历史资料_古代历史人物_古代人物的历史/

《一段传奇·丁克亭故事》(廉洁爱情·丁克亭故事,马佳、廖素云合着)、《演员、战士、猎人——后唐庄宗李存勖传》(合着) ——戴仁珠、马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