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三国演义中的108位人物是谁 古罗马竞技场的盛况与落幕两分钟领略历史的辉煌

与北欧神话有关的各种文献对于诸神的身世和职责有着不同的看法。 现将其综合归纳介绍如下:

奥丁,众神之父:北欧神话中的主神,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宙斯。 他创造了北欧人类,掌管死亡、战斗、诗歌、魔法、智慧等。威严的奥丁手持万箭穿心的长矛,身披布环,胯下有一匹八足马,有两只乌鸦胡进(意为思想),两只乌鸦栖息在他的肩膀上。 穆宁(意为记忆),身后跟着两只狼格里(意为贪婪)和弗莱彻(意为暴食),在北方世界巡逻。 奥丁只有一只眼睛,但却能像太阳一样发光。 另一只眼睛自残,是为了喝世界树下智慧之井密米尔泉的水,以获得终极智慧。 神话中,奥丁用自己的长矛将其钉在世界树上,受苦九天,终于学会了九首诗和十八个咒语。 他住在阿斯加德的英灵殿里——他的王座就在那里,在那里他可以看到九个世界的所有生灵; 他还经常去瓦尔哈拉殿堂,那里会纪念那些英勇牺牲的烈士。 接受奥丁的赞誉,等待为最后的圣战而战。 因为没有像天堂般的希腊那样的气候,北欧世界充满了艰辛和忍耐。 有一首诗描述了奥丁的苦难:

我知道我渴望风中的树

几个晚上,九个人都被长矛所伤,并交给了奥丁

我自己我自己

在那棵树上

没有人知道它的根源在哪里

尼加维米面包

尼加维米米德

我往下看

我拿起符文

我认为他们需要尖叫

安德菲尔·贝克因斯

弗丽嘉(Frigga),婚姻女神:奥丁的妻子,光明神博杜尔和黑暗神霍德尔的母亲,主宰婚姻和家庭生活,拥有天堂和冥府的统治权。 她也是一位智慧的预言家,知道未来的一切,但她沉默不语,从不说出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这是因为北欧人相信女性是神秘主义者和掌握秘密的先知。 虽然她能够解读爱子巴德死亡阴影的噩梦,并安排它来保护巴德免受世间一切的伤害。 然而,即使分开,两个儿子仍然难逃死亡。 她被描述为一位美丽而端庄的女性。 头发中夹杂着白发——这是沉默的象征。 白袍上紧紧系着一条金色腰带,腰带上挂着一串钥匙。 这是家庭主妇的另一个形象。 所以她也是这个家族的守护神。 她喜欢漂亮的衣服和闪闪发光的珠宝。 有一次,她从奥丁雕像上偷了一块金子来买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 奥丁知道后,愤怒地逃跑了。 宇宙立刻被冰霜巨人统治,严冬窒息了所有生命。 七个月后,奥丁回到阿斯加德,大地立刻恢复了春天,万物欣欣向荣。

托尔:奥丁的长子,红发红胡子,是一位英俊的青年。 他有着强健的体格和非凡的臂力。 他是与可怕的自然力量(即霜巨人)斗争的象征。 雷神托尔拥有三件奇异的宝物:第一件是雷霆之锤(Mjollnir),它可以击碎岩石,威力可怕。 这件宝物有一个神奇的功能,可以自动扔回手上。 当托尔出现在天空中时,冰霜巨人和山岭巨人立即认出了这把锤子。 这把锤子在无数次与巨人的战斗中,像蛋壳一样击碎了许多冰霜巨人和山岭巨人的头颅。 无论对于神灵还是巨人来说,没有什么比雷神雷神之锤更可怕的了。 第二件是一条能量腰带,可以使托尔的神力加倍。 第三个是他挥舞锤子时戴的铁手套。 当雷神挥动战锤的时候,空气中闪现出恐怖的光芒,映照在地面上人们的眼中。 他的战车有沉重的铁轮,发出可怕的声音,由两只毛比雪还白的羊拉着。 当雷神在云海中驰骋时,轮子会在风中急剧旋转、回响、轰鸣。 这是雷霆轰鸣。

希芙,大地女神:托尔的妻子,土地与丰收女神。 她有一头美丽的金发,从头垂到脚上。 有一天,火神洛基趁她熟睡时恶作剧地剪掉了她的头发。 希芙因此受到了极大的痛苦,托尔也极为愤怒。 从此,天下大乱,无有太平之日。

光之神巴德尔:光之神奥丁的另一个儿子。 他有着出众的才华和外貌,还有一张开朗的脸。 当他微笑的时候,人们会感到无比的喜悦。 他做了一个噩梦,预感到有人会暗算他。 诸神对此感到担忧,于是奥丁下令严令,任何鸟兽树木都不得伤害巴尔德尔。 但指挥官并没有向寄生虫下达命令,因为他觉得这种脆弱无能的植物不需要保护。 火神洛基趁此机会,用寄生虫制造出利箭,煽动黑暗之神霍尔德上前,握住他的手弯弓瞄准,将巴尔德尔射死。

黑暗之神霍尔德:他是巴德尔的孪生兄弟,双目失明。 他生性忧郁孤僻,阴险残忍,坚持与光明为敌。 他奉火神洛基之命,处死欢乐的光明之神。

火神洛基:洛基原本并不属于亚瑟氏族,而是冰霜巨人的后裔。 但在很久以前,洛基和众神之主奥丁就注定要结拜为兄弟,所以他后来也成为了亚萨花园的众神领袖之一。 洛基看似善良,实则性情奸诈,经常惹事生非。 起初,他只是为了戏弄而戏弄,比如偷偷剪掉了Sif的头发。 后来他鲁莽行事,给阿萨花园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但他却常常能凭借自己的智慧和谋略为众神排忧解难,从而屡立奇功。 因此,洛基是亚萨花园的重要人物。 洛基有着威严的外表,英俊高贵的面容,在众神和巨人中拥有众多的情人。 这些恋人为他生下了很多孩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能吞噬世界并最终杀死奥丁的巨狼。 包围中庭的巨魔蛇加林盖德雷芬莉尔,以及死亡王国的女王海拉。 洛基是火与魔法之神,但大多数人称他为“邪神洛基”。 因为他在《诸神黄昏》中杀死了奥丁的儿子光明神巴尔德,并率领巨人向诸神发起了最后的攻击。

太阳神弗雷:弗雷不是亚瑟家族,而是华纳家族。 远古时期,两大神族交战,没有胜负。 最终和解后,两方交换了人质,于是弗雷和妹妹弗雷娅跟随父亲诺德来到了阿斯加德。 弗雷也是精灵之国艾尔夫海姆的国王,他的精灵们在世界各地做善事。 据说他和巴尔德都是光明神,或者说太阳神。 他经常骑着一头金色鬃毛的野猪巡逻。 每个人都享受着他所赐予的平安与幸福。 他有一柄剑,光芒璀璨,能穿云破雾。 他还有一艘袖珍魔法船,如果需要的话可以运载所有的神和他们的武器。

芙蕾雅(Freya),爱之女神:芙蕾雅的妹妹,春天女神,爱之女神。 她很善良,很受人爱戴,因为冰天雪地里的人们热切地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她在亚萨花园中享有与众神女王弗丽嘉同等崇高的地位,是众女神中的佼佼者。 因此,在一些故事中,她和弗丽嘉是同一个神。 芙蕾雅到达亚萨花园后,嫁给了一位名叫奥德的亚萨神。 但最终奥德还是离开了家,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消息。 这让充满柔情的芙蕾雅非常伤心,在各个世界寻找他。 当芙蕾雅到处流泪时,如果她的眼泪渗入石头,石头就会变成金子。 这就是为什么黄金在某些地方被称为“芙蕾雅的眼泪”。

战神提尔:提尔是契约的保证者,也是誓言的保护者。 当其他诸神嘲笑芬里斯狼并把它绑起来时,提尔将手臂伸进了狼的嘴里,作为善意的保证。 狼发现束缚它的诸神其实是在设下陷阱,立刻咬掉了提尔的手臂。 从此,提尔成为了一位独臂之神。 但佩剑的他,总是显得威风凛凛。 古老的持剑起誓的习俗起源于北欧人对战神提尔的崇拜。 许多传统剑舞都是为了纪念战神而编排的。

布格拉,诗神:奥丁之子,智慧、诗歌和雄辩之神。 他经常创作诗歌歌颂伟大人物和战士。 在斯堪的纳维亚的祭祀宴会上,宾客们常常以献给诗神布拉吉的号角作为酒杯,痛快地畅饮,发誓立功立业,永垂诗文。 布吉拉的妻子,青春女神伊敦,是著名矮人伊维尔迪的女儿,是阿萨花园最美丽的女神之一。 在亚萨诸神的宴会上,她和芙蕾雅总是热情地为伟大的诸神倒酒。 伊敦还有一个宝箱,里面装有青春金苹果。 当众神年老时,可以通过品尝金苹果来恢复青春。

海姆达尔,阿萨花园的守护神:海姆达尔是海浪九姐妹的儿子。 他身材高大,英俊美丽,尤其是皮肤洁白如雪,因此常被称为白神。 他视野四面八方,无论白天黑夜都能看到300公里以外的地方; 他能听到四面八方的声音,甚至能听到小草生长的声音。 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时刻警惕地守卫亚萨花园的大门,防止亚萨的敌人——巨人或其他恶魔袭击并摧毁它。 神话中,海姆达尔骑着一匹金鬃马,肩上挂着一个大号角,吹响号角宣告众神的行踪。 当紧急情况发生时,号角吹响,声音震动天空。

北欧神话对欧洲文化尤其是宗教生活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许多欧洲国家在庆祝基督教节日时保留多神教习俗。 例如,复活节一词发音为“East”,源自春天女神之一Eostre的名字。 春天回归大地,万物盛开,人们纷纷交换彩蛋,表达迎接春天的喜悦。 鸡蛋象征着生命的开始。 这就是复活节彩蛋的由来。 一些英文的星期日名称也是为了纪念北欧众神。 例如,星期二是战神提尔日,星期三是众神之王奥丁日,星期四是雷神托尔日,星期五是女神芙蕾雅日。春天。 。 其主要原因是,据说公元五世纪时,英国国王伏尔提根为了抵抗皮克特人和苏格兰人,与刚进入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祖先亨吉斯特结婚。 他的女儿罗伊娜。 但后来撒克逊人拒绝离开并占领了不列颠。 后来,北欧维京人在首领罗洛的带领下,占领了法国诺曼底,并得到了法国国王的承认。 公元1066年10月,诺曼底公爵威廉入侵英国。 盎格鲁撒克逊王朝的最后一位国王哈罗德在黑斯廷斯战役中不幸中箭身亡,标志着撒克逊在英格兰的统治结束。 诺曼底公爵威廉也获得了“征服者”的称号。 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诺曼法语慢慢地与撒克逊语融合,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知的英语。 因此,英语中还保留了相当多来自北欧神话传说的名词。

在所有基督教国家中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是圣诞老人的传说。 这个传说出现在数千年前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传说众神之父奥丁在寒冷的冬天骑着八足神马驰平到天涯海角惩罚邪恶和野兽并分发礼物。 与此同时,他的儿子雷神身着红衣,以闪电为武器,在黑暗中与冰霜巨人展开激战,最终战胜了寒冷。 据说圣诞老人是奥丁神的后裔。 直到现在,圣诞老人的来历和故事情节大多已被遗忘,但圣诞老人却永远留在人们的精神世界里。 圣诞老人已成为圣诞节最受欢迎的象征和传统。 他驾着驯鹿,拉着装满玩具和礼物的雪橇挨家挨户为每个孩子送礼物的形象已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

但总的来说,神话的记载在今天的日耳曼国家已经不存在了,只保存在冰岛这个北海火山和冰川覆盖的孤岛上。 日耳曼诸神完全被日耳曼人民遗忘了。 最重要的原因是与罗马帝国的接触以及通过接触而对基督教的同化。 加之天灾人祸,特别是公元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固有的日耳曼文化残缺不全、荒凉不堪,珍贵的文献和传说陷入了遗忘的深渊,被埋没在尘埃中。许久。 当时,只有基督教牧师识字。 他们负责记录和保管文件。 他们自然对异教传说、手稿、歌曲等深恶痛绝,并将其清理干净。

岁月掩盖了往日的辉煌,历史也成为传奇,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遗忘。 迄今为止,这些珍贵的传说和资料仅存有一些:英国的《贝奥武夫》、德国的《尼伯龙根之歌》和一些零碎的片段——萨迦(英雄传说),以及两部冰岛神话和诗歌集《埃达》。 或许,这首逐渐被遗忘的冰与火之歌,也是北欧神话注重描述宇宙最终毁灭的体现。 当盎格鲁-撒克逊人还相信奥丁的表演时,他们流传着一首战歌:

白龙之子,

快点把钢刀磨快吧!

亨吉斯特的女儿们,

让火炬熊熊燃烧吧!

磨钢刀不是在宴会上切肉!

这是一把极其锋利的战斗剑;

点燃火把不是为了照亮新人的闺房,而是为了照亮新人的闺房。

它散发出绿色的光芒,其中蕴含着愤怒。

磨利你的钢刀,乌鸦在打鸣!

点燃火把,恶魔在咆哮!

白龙之子,快快磨利你的钢刀吧!

亨吉斯特的女儿们,让火炬熊熊燃烧!

乌云笼罩着撒克逊领主的城堡;

鹰骑在乌云上,嚎叫着。

别再喊了,骑在乌云上的灰色骑士,

您的宴会已经准备好了!

瓦尔哈拉的姐妹们正在热切地等待,

准备迎接亨吉斯特人派来的客人。

瓦尔哈拉的姐妹们,甩动你们的黑发

敲响欢迎手鼓!

许多高贵的脚步正迈向您的殿堂,

许多戴着头盔的头颅都安息在这里。

黑暗降临在撒克逊领主的城堡里,

厚厚的乌云笼罩着它;

但战士的鲜血很快就会染红一切!

烧毁森林的大火摇动了红色的穗子,

高举鲜艳的军旗滚滚向前,

它将吞没豪华的豪宅,

它将带走浴血奋战的战士

淹没在一片令人畏惧的红海中,

它的欢乐来自于挥舞的剑和破碎的盾牌,

它的乐趣就是吸吮伤口中嘶嘶作响的血液!

一切都必须灭亡!

剑劈开了头盔,

长矛刺穿坚固的铠甲,

王子的宫殿被大火吞噬,

武器摧毁了战线。

一切都必须灭亡!

亨吉斯特的人失踪了,

霍萨这个名字已经不复存在了!

但奋斗的孩子们,不要向命运屈服!

让你的剑像酒一样喝血,

燃烧的大厅里,

享受屠杀的盛宴!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拼命战斗,

既不怜悯也不退缩,

因为复仇的机会转瞬即逝,

仇恨本身必然会消失!

我也必死无疑!

毁灭与死亡并在一起,是北欧神话与其他民族神话最不同的特征。 而且北欧神话中描述的宇宙毁灭的幻想是如此的悲伤和悲壮,几乎是地球上所有的神话都无法比拟的。

众神之主奥丁在瓦尔哈尔宫中收集人类死去的战士并不断地训练他们。 这与神国阿萨花园的一个巨大秘密有关。 宏伟的亚萨花园在其宏伟的背后却隐藏着悲惨的阴影。 这是一个必须被验证的预言,是一个正在缓缓到来的结局,是众神和整个世界的最终命运。 这种命运被称为“雷加鲁克”或众神的黄昏,代表众神和众生的终结。 这个世界的末日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 在亚萨花园中,只有全能的智者奥丁和他能预知未来的妻子弗丽嘉知道悲惨的雷加鲁克的存在和到来。 除了他们之外,智慧巨人密米尔也因为长年饮用知识和智慧的泉水而获得了洞察力。

据说,在这可怕的毁灭之日即将到来之前,一定会有征兆。 第一个迹象是,人类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寒冷冬天。 雪花不停地飘落,霜冻大地,刺骨的寒风在黑暗的天空中呼啸,狂风暴雨、没有阳光的日子还在继续。 连续三个痛苦的冬天,中间没有夏天,每一天都是痛苦的一天。 大家对夏天的期待都落空了。 雪一直下着,到处都是冰。 刺骨的寒冷中,宇宙充满了战争和冲突的阴影,荒野中的邪恶野兽四处游荡寻找食物。 人们不再互相宽容、互相帮助,兄弟相残,父子反目,在丑陋的情欲竞争中互相残杀。

这是一个充满罪恶和恐怖的世界,连大地都颤抖,大海枯萎,大地龟裂。 无数人死去,秃鹫在天空中咆哮盘旋,吃掉尸体,罪恶肆意流淌,鲜血染红了大地。 无数罪人的灵魂奋力渡过冥河,就连河水的颜色都被遮蔽了。 能够张开大嘴吞噬世界的怪狼芬利尔,如今已经挣脱了束缚它的诅咒。 它的皮毛一抖,整个世界都颤抖起来。 世界树从树根到树顶都被震动,山崩地裂,地面龟裂。 住在山中洞穴里的矮人们惊慌失措地逃窜,却找不到洞穴的入口。 黑龙尼索格此时也掏空了世界树的深层根部,世界树已经濒临死亡。 这时,围绕在“中庭”周围的大蛇加雷姆·杰德雷也从海底的泥床上醒来,巨大的身躯翻滚着,长长的尾巴掀起巨浪,吞没了“中庭”中的山峦,海水冲上了“朱朱”。 神国”的天空。 山峦般的波浪中,大蛇抬起了巨大的头颅,全身布满毒斑,口中呼出的气息化作火焰,烧焦了天空。

就在这惊天动地的时刻,一支火焰大军从火之国莫斯比海姆而来。 在萨尔特的带领下,他们乘着火焰浪潮杀戮起来。 萨特右手握着弗雷失落的胜利之剑,左手握着熊熊的火焰。 此时,邪神洛基也挣脱了永恒惩罚的锁链,加入了对抗诸神的阵营。 怪狼芬利尔跟随着他,一起向着“诸神之国”奔去。 从东方而来,巨人雷米尔掌舵着这艘船,与大蛇加雷姆·杰德雷一起划向“诸神之国”。 胸口沾满鲜血的地狱犬戈姆站在岩石上,面向灰色悲伤的深渊,狂吠着。 “死亡王国”的海拉女王,身体一半是肉色,一半是蓝色,站在一艘用死人的指甲做成的大船上。 这艘船载满了冰霜巨人大军,正驶向“诸神之国”。 巨军拥挤虹桥,喧嚣震动宇宙。 雄伟华丽的虹桥终于在敌人的蹂躏下轰然倒塌、支离破碎。 山脉崩裂,岩石化为灰烬。

看到这一幕,阿萨花园的守护神海姆达尔立即取出隐藏在世界树尤加特拉西树荫下的神奇号角,吹响了紧急信号,召唤众神和英雄。 号角声响彻长空,比雷声还清亮,向“神国”宣告着悲伤的消息。 诸神大军迅速拿起武器,冲出拥有五百四十道大门的“英灵殿”,在场上布下阵型,开始攻击巨人族。 圆盾相互碰撞,锋利的长矛如倾盆大雨般在空中飞舞,呼喊声震撼天地。

决战前夕,奥丁只身前往命运之井探索。 只见三位命运女神,脸上蒙着纱布,静静地坐在枯萎的世界树旁边,旁边只有一张破损的网。 奥丁随即转向智慧巨人密米尔,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转身冲回了战场。

如今双方都在这里,无数年的仇恨,将在这里一劳永逸地化解! 战场上布满了诸神和巨人的尸体,平原已经变成了血海。 黑龙尼索格飞翔在战场上空,翅膀发出恐怖的声音,贪婪地吞噬着那些沾满鲜血、还带着温热的尸体。 。 一道血色的暗红色光芒从天空中散发而出,将天地都染成了深红色。 战场上,只有几个站立的身影。 这时,杀死弗雷的萨特将手上的火焰抛向了天空。 红莲般的熊熊火焰中,“中庭”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劫火之柱贯穿宇宙,浓烟滚上山顶,支撑着宇宙世界。 Yugatrasi树也被火焰吞没并倒塌。 整个宇宙都被毁灭了。

星星从天上坠落,时间不复存在,烧焦的大地摇晃着,沉入了波涛汹涌的海底。 所能看到的只有巨浪,宇宙之中只有死一般的寂静和永恒的黑暗。 世界就这样毁灭了!

然而,在毁灭宇宙的极南,却有另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却从未有人去过那里。 末日风暴过后,仅存的几位神灵逃往南方,死去的光明神巴德尔和黑暗神持有者也复活了。 一对人类男女躲在世界树尤加特拉西的树洞里,喝着朝露才活了下来。 新的地球从他们脚下的海洋中出现了。 这片土地比被摧毁的旧世界更加美丽,绿化更加深邃,果树结满了果实,清晨清新的空气中可以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在这遥远的南方,美丽的平原依然存在。 幸存的众神行走在平原的绿草上。 在草丛中,他们仿佛看到了曾经度过的金色岁月。

命运之劫虽然毁灭了宇宙,但也烧毁了一切邪恶。 新秩序将重新建立,新世界将更加美好!

北欧神话中英雄的后裔是现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德国东北部低地的日耳曼民族。 他们在荒凉、恶劣的自然环境中长大,养成了勇敢、坚强的性格。 流浪、打斗、狩猎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他们经常在大胆进取的领导人的带领下远征他国,从国外赢得他们在国内没有的地位和财富。 公元400年,它们以莱茵河和多瑙河为界,与罗马帝国毗邻。 当罗马帝国的势力逐渐衰弱时,他们不断入侵罗马帝国的领土。 到了五世纪中叶。 日耳曼民族受到北匈奴从东、西、北三面的压迫,北匈奴被汉帝国击败,西迁,造成了如愤怒的大海般的人口大迁徙。 由于这次大迁徙,人们远至东部的俄罗斯; 西至法国海岸和布雷登岛; 南至西班牙、意大利半岛、西西里岛、北非,都被德国人入侵,甚至远至格陵兰岛和美洲大陆的部分地区。 留下他们的足迹。

与在各方面都优于自己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这是日耳曼民族所经历的命运。 从大迁徙时代开始,历经海盗时期,日耳曼民族的生存方式就是战斗、迁徙、再战斗。 这是一段波涛汹涌、充满坎坷的人生。 他们把民族的命运放在战斗中,历险中求存,屡战屡败后也不后悔。 这种生活态度的根源可以在神话传说中找到。

北欧神话人物: